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944|回复: 0

晚 会 之 美 黄湖滨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10 10:4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晚  会  之  美       黄湖滨
    何为美?美学家经过N年的口水战,达成了共识 。美有3种:1 美是客观存在的。不因为你是盲人,就没有太阳。你耳朵失聪,就没有声音。2 美是主观的。对于芭蕾舞、交响乐、京剧......而言,美否?观赏者说了算! 3 美是主客观兼而有之的。心情愉悦时观溪水犹觉欢唱;心态郁闷时听溪水顿感呜咽。何为美?美是“难”的。         
    拙文赘叙的是P 1种美。
     
    美在时空
    我们步入、或经过时空隧道来到晚会,台下VIP坐得满满当当,观赏者只得屈尊俯就地当2等公民了!试看2007-2014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吧!P1映入观赏者眼帘的是欢快轻松的乐曲声中,欧式的木质大门在发出吱吱呀呀的、具有1定分贝声音的状态下缓缓开启---每1位观赏者都成为P1位进场的早行人!真是神来之笔、匠心独运!艺术家俘虏了每1位受众的心。
     
      美在比例
      美感完全建立在各部分之间神圣的比例关系上。远看色,近看花。P1眼的感觉是比例。色彩学家、画家、设计师、色盲者都在感受0维的点、1维的线、2维的面、3维的体积、4维的空间。空荡、局促、单调、繁缛等产生不同的感受。尽管是马年,不要说室内几匹骏马高悬半空;即使是那几匹骏马安详地伫立1隅和我们1起观赏晚会,这个TOP也不适宜!让我们返回到维也纳音乐厅,看看那1尊尊与我们体量相当的女性半裸体雕塑:她们正在和我们1起度过这美好的时光!

  美在主次
    近景是独唱或独舞,中景是合唱或群舞,远景的LED却播放着特写的1群奔马,1群奔马似乎要将演员碾成齑粉!1味追求膨胀感、震撼感、穿透力,大而无当则捉衬见肘!若将1群桀骜不羁的奔马易成坦荡无垠的大草原,届时,演员们则幻化出骏马的意象了。“精神大餐”的定语应该是“美”!
    画面应该有主、次、虚这3个层次,不可喧宾夺主!法国雕塑家罗丹精心雕塑好巴尔扎克的塑像后请人来看。大家异口同声地称赞巴尔扎克的手雕塑得好极了!罗丹立即拿起斧子砍掉了巴尔扎克的那只手!这是不要喧宾夺主的典故。
     
      美在含蓄
      穿着环卫工职业服不能表现环卫工,要手执1把大扫帚,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扫几下!太将受众当弱智了!古有宋徽宗出题【深山藏古寺】、【竹锁桥边卖酒家】,让画家作画。上乘之作是:树木葳蕤、溪水蜿蜒,1个和尚在汲水;茂密的竹林隐现出1座桥头,1支酒家的酒旗飘在半空。这就是“藏”,这就是“含蓄”。

    美在分寸感  
      俄作曲家里姆斯基.柯萨科夫的世界名曲【野蜂之舞】,以其快速见长,令人耳目1新!却不知何时成了有的人用来比快的玩物,用读秒来演奏。美国达人还破了记录呢!无美可赏,1派令人生厌的噪音,是里姆斯基.柯萨科夫始料未及的!
      美,是具有时代性的。我国早年的音乐中,休止符较之今天多1些,尤其是民乐。快节奏的今天,语速慢都令人着急!我在电脑里欣赏交响乐、芭蕾舞;在播放器上则聆听70首筝独奏曲。几年来,我实在忍受不了1首名家名曲中,我认为多1 拍的休止(只是1拍),将U盘插入电脑,删除这首名家名曲!这也是艺术上的分寸感。分寸感就是“增之1分则太肥;减之1分则太瘦!”

    美在自然
    达芬奇在500年前说:“你难道看不见美人之所以引人驻足,只在于容貌的美,不在于穿戴得华丽么?我这席话是向你们中喜欢用金银珠宝装饰画中人物的人而说的,你们不见美貌的青年穿戴过分反而折损了他们的美么?你不见山村妇女,穿着朴质无华的衣服反而比盛装的妇女美得多么?”但愿这位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“3 杰”之1的巨匠的肺腑之言对我们有所裨益。
     
    美在整体
    你看那弹奏5弦古琴、N弦古筝的美女们:披头散发、宽衣博袖、摇臂晃肘、翻腕转指,令人看着反感,无瑕欣赏其弹奏得美妙的曲目。这是因为没有了“审美通感”。还就演奏乐器而言,色彩、相貌、身材、动作、手势、服装、服饰(与服装有关的饰物:帽子、口罩、围巾、腰带、手套、鞋袜、发卡、眼镜、耳环、项链、手镯、脚镯、手帕、荷包、手提包、背包、扇子、伞,不一而足!)说、唱、念、气味,直至乐器,甚至座椅(凳),都成了审美对象。
       “对于成熟的导演,每1个视觉画面上都有他的签名。”是美国著名电影理论家波布克的名言。去年国家级剧院演出的1场高层次的交响乐,指挥的脚下竟是1方大红色的地毯!酷爱交响乐的我,只得忍“色”观看2小时。这幅画面中,P 1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方红地毯!
            
      美在多样化
      张飞勇中带猛、李逵勇中带狠、鲁智深勇中带智(打死人后,1边说人家装死,1边跑掉)。玫瑰、茉莉、兰花不是1样的香。曹衣出水、吴带当风,都是美!万马皆奔腾,唯有徐悲鸿画【饮马】、【挠痒马】,遂成1代画马宗师!笔者曾画【奔马】、卖【奔马】,日后将改弦易张
  
      “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1双发现美的眼睛。”用能发现美的眼睛去挖掘美,马上就有!

逢春  2014  200K.jpg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 ( 皖ICP备11002476号 )芜公网备 34020202500860号

GMT+8, 2019-3-27 03:1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